“怀孕”几十次

“怀孕”几十次   朱 芳

  “欢迎光临!”门口的小妹熟练地为我拉开门,我一手托着后腰缓慢地步入大堂。“我就剪个头发。”我对面前这位穿着暗红色裙装制服的小妹说。“有熟悉的发型师吗?”她继续职业化地追问。“没有,随便帮我找一个吧。”我不假思索地回应,不忘补上一句,“我第一次来这里,不过有卡。”  

  当小妹准备帮我干洗头发时,我立刻面露难色地问:“这样洗头会按摩头部吧,可不可以直接水洗?”小妹说可以,看她疑惑不解,我终于把准备好的话说出来:“怀孕了,所以……”小妹的一声“哦”拖得很长,她终于明白我这个客人如此“奇怪”的原因了。小妹几乎是把我扶到洗头床的,我小心翼翼往后躺下,听着哗哗的水声,等着小妹下面的问话。  

  “人家说孕妇是最丑的,不能做脸、化妆和按摩。”听得出小妹为自己原本推销做脸或充卡计划的失败而有些不甘。“是啊,所以我现在头发也不染不烫,皮肤油油的也随它去了。”看我这样“破罐子破摔”,洗头小妹只能换个话题。“你肚子一点都看不出来……”糟糕,忘了吃饱再过来了。“40多天,当然不显了。” 

  等我洗完头坐在镜子前,小妹和理发师嘟哝了几句。“晚上你一个人出来剪头发,老公放心啊?”理发师一上来就嘘寒问暖。“没关系,上海治安好。”“我是说你一个孕妇,还一个人到处跑啊?”哦哟,我又忘了自己的身份。“没关系,二胎嘛,没那么金贵。”然后我就干脆闭目养神了。  等到终于剪完了,理发师说出了我此前听过N遍的话:“美女,你卡里如果钱不多了,可以考虑在我们这里充值。”“不了,我不住在附近,今天正好路过办事才进来的。”这是我在这家理发店里难得说的一句实话,我怎么能告诉他们自己是特意找了这家离家很远的门店呢?  

  自从2008年头脑发热充了2个月工资后,我就一直提心吊胆这个连锁美容美发品牌会突然倒闭,因此就抓紧机会去消费。我发现美容非常烧钱,而且美容师会软磨硬泡要你不断充钱,而染发烫发也是一个无底洞。我最近几年坚持只是普通理发,为此练得一套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”的说辞——装孕妇。

  唯一的问题是,我不得不经常更换门店,否则就要穿帮。幸好这个品牌在上海有100多家门店,我所在的区也有十几家。基本上我每个季度选一家,要三四年才能把区内所有的门店都光顾,而那时早已物是人非了。看着现在卡里的余额还有四位数,心想每次洗剪吹加修眉也就几十元,估计还要才行,如果那家店还在的话。

本文遵守CreativeCommons协议,您可以自由复制、发行、展览、表演、放映、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本作品,但请按照如下方式进行署名:
原文首发:
原文链接:http://gznrj.net/bb/201809/28.html
发表评论:

*

*